文字整理:蔡逸鴻

 

100年的首檔大師論壇,榮嘉文化藝術基金會邀請到國內知名藝術家陳界仁至國家藝術園區美術館演講,儘管寒風凜冽,當日依舊吸引了許多愛好藝術的民眾到場聆聽,而基金會董事長葉榮嘉先生也到場聆聽,表示支持與鼓勵。


20110122_01.jpg 

榮嘉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葉榮嘉先生於演講前致詞

 

以平面影像和拍攝影片等藝術行動為創作的陳界仁,針對現實處境與內在的精神狀態與翻轉新自由主義治理邏輯的可能性,進行著各種再書寫、再想像、再連結。陳界仁透過對歷史照片的修改與合成,某種程度上還原了真實,另一方面也呈現了很多疑惑,這樣的衝突反而讓他甚至觀看者有更多思考跟發問的空間,把自己的歷史、潛意識、困惑,甚至無知、猶豫都並置在一起反省。
 

20110122_02.jpg

藝術家陳界仁向觀眾闡述其十幾年來的創作脈絡

 

在演講過程中,一張張平面影像的出現,關於凌遲考、帝國邊界、加工廠甚至其他作品,陳界仁說:「當我們想要去討論自己的歷史或是回溯時代樣貌的時候,幾乎都要借助或參照使用當時殖民主義者、帝國主義者或人類學研究者所拍下的影像,它呈現的是西方中心的角度。我們作為一個被觀看者、被拍照者,當然會去質疑在那個景框之外是什麼,景框不被看到的地方是什麼,或者那個影像會被怎麼書寫?」


20110122_03.jpg

藝術家陳界仁接受現場觀眾提問

 

演講尾聲,一名同為藝術創作者的民眾提出了關於邊緣化以及現今展覽空間定位的疑問,陳界仁提出了這樣的論述:我們好像覺得我們很邊緣,但是換另一個角度來說,我們對於周圍其他區域的文化藝術發展是否夠關注,是否投注過足夠的心力?所謂的邊緣,應該是更自由的,在藝術形式上更激進、更開放、更無限制的。台灣的藝術市場及收藏體系,其實跟其他鄰近國家相較起來,有更開放的胸襟與視野,許多議題也都能夠被討論、實驗。


20110122_04.jpg

藝術家陳界仁詳細答覆觀眾提問

 

「以藝術的名義進行抗爭」始終是陳界仁創作的核心精神。關於誰的藝術史一問題,或許正如過去陳界仁曾經說過的一段話:「我不相信世界上只有一種藝術史,每個地方都能書寫自己的藝術史。我們要有自信,要提出自己的知識生產與觀點,也許一開始是笨拙的、緩慢的。」

ArtP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